潇潇书院 > 机械王庭 > 第六十六章 迷雾

第六十六章 迷雾

        消灭海帕杰顿之后,伊文驾驶着天空龙,短时间之年亲身巡视了一遍帝国全境,确定安全无事才返回了太空基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趟花了伊文一百九十二秒,以至于他回到太空基地的时候,已经接近了虚脱的状态。被黄金小丑半搀扶半抗着送进了办公室——驾驶神源机的消耗之大,即便他有圣体祝福这样的回血至宝也承受不了精力透支。超过三分钟之后,对身体来说简直是敲骨吸髓般的压榨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,伊文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,足足花了10分钟,才稍稍恢复了一点精力。要知道他以前哪怕是粉身碎骨,靠着圣体祝福都能瞬间回满血,现在驾驶神源机稍微超负荷了十几秒,其消耗好像是粉身碎骨了几百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确定自己的精力恢复了两成水平,伊文强忍着疲倦,打开内置在办公桌上的电脑,然后用手指触碰桌面上小希的头像。手指稍一触击,小希的头像便摇晃着一闪一亮,牛耳形散热器也跟着倒数而起,发出故作深沉的声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腰腿酸痛、精神不振,好像……身体被掏空,是不是肾透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文严肃的瞪着她,直瞪到她的两枚牛耳朵耷拉下来,露出了受伤小狗一样的眼神。看到这个ai一副饱受打击的样子,他心里面也很无奈:这家伙什么地方都好,就是永远忘不了搞笑艺人的二设,有时候还不分场合,实在是令人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秒钟,他稍微缓和语气,嘱咐道:“你也别委屈了,帮我连接各地总督,要求他们把所有平民都动员起来,检查有没有沉睡不醒的民众。一旦发现噩梦缠身深睡不醒的患者,立刻上报内阁,让我会派人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希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,可怜兮兮的应了一声,然后头像便黑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个问题儿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文看着她黑下去的头像,忍不住摇了摇头,每次看到这家伙,总感觉自己养了个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嘀嘀嘀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他的身份识别器亮了起来,抬起手腕一看,发现是白熊的视屏通讯。点开之后里面出现的人却是艾露萝梅,她穿着一件雪白的训练服,未施粉黛的俏脸上眉毛淡淡,嘴唇也淡淡。唯有那双银灰色的眼睛依旧锐利,冷静的看着他: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你遭遇了刺杀?对手是谁?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头强到离谱的魔王级恐惧兽,它自称是不死不灭的复仇之神,力量接近前三位从者。我确定我已经毁了它的身体,但是七天之后它或许还能复活。”他明确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可怕……这么说的话,七天之后我们很可能同时面对两位从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有错。”伊文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休息吧,你的脸色很差……要不要我送些补品过去?”艾露萝梅凑近了屏幕,银灰色眼眸很快占据了大半个屏幕,修长浓密的睫毛微微眨动,看上去正在仔细观察他的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不过是稍微透支了一些精力,休息一晚就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文强打精神拒绝了她,就在这时,仿佛有一团迷雾在他眼前的扩散开。眼前的一切景物,包括艾露萝梅的俏脸,都变得模糊不清起来。以此同时,一阵浓重的倦意忽然涌上心头,眼皮立刻就开始打架: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……这是什么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摇头,用手撑住冷硬的桌面,竭力抵抗这股莫名其妙席卷而来的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还在全盛时期,他或许能靠意志扛住困倦之感,然而这时候他精力还未恢复三成。精神力也最虚弱的时候,一句话还没说完,便体力不支的趴到在桌面上,沉沉的睡了过去

        一一一一一一

        失去知觉的一瞬间,他再度沉入了远古记忆的洪流,穿行在一场层层叠叠的梦里,梦中到处都是未知的谜团。有种莫名的力量在修改着他的梦境,让他陷入恐惧的深渊,不断的下坠、下坠、下坠,直到摔入冰冷的水潭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滑如镜的黑色水面波纹荡漾,无边无际,一圈圈的荡漾涟漪。他艰难的游出水面,背负着沉重的压力,步履艰难的趟水而行。不知过了多久,前方隐约出现了火光,像是有座灯塔。伴随火光而来的还有一连串杂音,细碎的波涛声中,有人正在诉说他无法理解的语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伊文加快了步伐,迫切的想要接近声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不清那些语言的意思,甚至听不真切语句,却本能的想要接近它、倾听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抵达那光源的时候,才发现那里没有灯塔,只有一根数百米长的赤红长矛。长矛表面燃烧着白色的火焰,照亮了水面下巨神般的白色身影——那是一台通体缠绕着无数锁链的银色机甲,两肋下方生长着稀薄的光之羽翼,看上去无比的庄严和高傲,简直就是天神在人世间的化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却被那根长矛自上而下洞穿了心脏,钉死在水底下,失去了所有的威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伊文越是接近那根长矛,越能感觉到恐怖的气息如潮水那样扑面而来,他缓慢地呼吸,坚持着靠近水底下的白色机甲。在这过程中,他耳畔听到的声音越来越清晰,那些晦涩拗口的古代音节也变得愈来愈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伊文摸索到长矛附近的时候,银色机甲的胸甲忽然旋转着向外敞开,巨大的黑色空间呈现在他面前。幽深的黑暗中传来金属撞击的闷响,偶尔闪过白炽色的电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接坠入了空洞,不断的下坠,周围播放着光怪陆离的画面:从天而降的陨石烧穿了云层,在金红色的天空上留下一道道亮痕,数不清的人群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奔逃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与地交接的方向,仿佛有一道洪流冲击着地平线,朝着伊文所在的方向崩溃。那一刻天崩地裂,震得他耳膜隆隆作响,到处都回荡着巨大、痛苦的呻吟。

        注视着一幕,伊文下意识张开嘴巴,用力捂住耳朵。接着就仿佛无数道旱雷近距离掠过耳畔一般,世界破碎的巨响以高速刺破了空气的屏障,产生的轰响跟着贯穿了他的耳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瞬间,伊文感觉自己被这声轰响撕裂成了无数碎片,每个碎片都在冲击波的嚣响中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回复意识的时候,发现自己出现在某处圆形的空间内,地面透出一种铜合金的质地,周围有螺旋形的阶梯可以拾级而上。螺旋形的阶梯尽头,有一扇青铜质地的机械门,上面内嵌着结构精美的密码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伊文拾级而上,随手转动密码盘,居然直接打开了这扇机械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间忽然开阔起来,一道悬浮在半空中的红色地毯无限向前延伸,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海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沿着地毯往前走,周围的画面也在不断变化,时而是万炮轰鸣、枪林弹雨的战争,时而是高耸削瘦古代建筑,时而又是遍布着烈焰硫磺的火山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前进了多久,耳畔突然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,两边的画面像是帘幕一般卷起,出现无数笼罩在黑暗中的庞大身影。望着那些神魔般的黑影,伊文不由自主的生出一阵恶寒,仿佛仅仅是远远地看一眼轮廓,就好似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这些黑影手中武器变得清晰起来,赫然全部那根暗红色的长矛!

        “拔掉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拔掉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拔掉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威严神圣的声音,如同惊雷般在他耳畔响起,然后如同回音一般跌宕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一一一一一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文缓缓地睁开眼睛,视野里先是一片淡白的灯光,接着是白色的天花板和精美的花圃壁画,最后是那头熟悉的银长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睡在床榻上,艾露萝梅守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眼前的画面,他意识到这是一间病房,而且是海博伦开发财团的重症监护室。身旁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医疗仪器,以至于摆不下另一张床,艾露萝梅只能坐在折叠椅上,披着羊毛毯子凑合着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冷的空气中弥漫着她身上淡淡馨香,还有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会出现在病房里?我似乎睡着了……该死!又是那些噩梦,一层接着一层简直没完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究竟是怎么醒来的,伊文已经记不清楚了。最后的记忆是在那条红色地毯上前进,两旁是一幕接着一幕诡异的画面。接着他忽然就看到了光亮,又暖又热的白光,仿佛能洗涤一切罪恶……朦胧的视野中,一个被暗红长矛刺穿心脏的身影,站在温暖的光晕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醒啦?”艾露萝梅也醒了过来,从床榻支起身体,拧着眉梢的凑到了他面前: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工作狂,偶尔也应该知道节制吧。记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啊,这个时候你如果出了意外,我们也会跟着一起倒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伊文试着想要坐起来,这才觉得全身乏力,头痛得像是要裂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我把你送过来。你已经昏迷一整天了,还记得和我视频通话的事吗?你说着说着忽然晕倒……”艾露萝梅轻描淡写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遭受了重创,连忙把你送到医院进行全身检查,结果是太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累?你见过我累么?”伊文伸手按压着两侧的太阳穴,粗着嗓门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艾露萝梅如梦初醒的连连摇头,接着挑起漂亮的眉梢,露出了认真的神色:“难道说,你遭受了敌人的精神攻击?之所以昏迷这么久,是因为在和敌人的抗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针对我攻击的敌人,应该是四位从者背后的那个魔物。”伊文眯起眼睛,仔细的分析着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第一次噩梦和第二次噩梦明显不一样,第一次它是想直接置我于死地,但被我扛过来了。第二次却不一样,当时有两股精神力在影响我的意识,它们似乎都想传递某些信息给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想起了苏醒之前,耳畔那声轰雷般的话语,下意识的复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拔出它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拔出它?”

        艾露萝梅诧异的望着他,眼波流转之间,突然眯起了眼睛: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有个意识要你拔出某件东西。现在能影响你的意识只有两个,一个是万恶之源的意识,一个是历代太阳王留给你的记忆。你能确定是哪个意识,要你‘拔出来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确定……我的脑子里现在一片混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文迷茫的摇了摇头,低下头,看着天蓝色被褥,有些恍惚的说道:“但是我知道它要我拔什么,那是一根暗红色的长矛。不……与其说是一根长矛,不如说是两根长矛交缠着固定起来的暗红色双叉戟。它刺入了一台银色机甲的心脏……有人要我把它拔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莫名其妙的梦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艾露萝梅单手抚额,露出思索之色,按照伊文的话往下分析:“且不说要你拔这根长矛的人是谁,那台银色的机甲是怎么回事?它究竟是敌是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的话,它似乎不是咱们美尼斯的风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文感觉自己的思路渐渐清晰,望着她完美的侧颜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难道说……它就是万恶之源的真身?那根长矛一直封印者它的身体,所以它才会尝试着诱导我这个敌人,彻底释放它的力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?单凭这些模糊的碎片,我们根本整理不出有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艾露萝梅从折叠椅上站起身,拍了拍自己训练服的长裤,看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我建议你把梦境的内容全部写下来,让所有人一起参与分析。这样的话,或许能得出一点有用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文轻轻阖首,望着她的窈窕身姿,突然心中一动:

        “身体还不舒服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行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微笑着看向他,充满成熟魅力的目光看着他的眼睛,片刻的坚持之后,好看的银色的眼眸中露出一丝羞涩。然后俯下身体,掀开被子钻了进去,玉手摸索到伊文小腹以下的位置,张开樱唇咬了下去: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先说好,只有二十分钟。”

  http://52dopod.com/reader/1522/8581533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52dopod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