潇潇书院 > 岩忍者日志 > 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 侦查任务

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 侦查任务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就是上原班吗?看来不怎么样嘛……”上原正跟同伴们总结刚才训练的不足的时候,一个小册子突兀的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忍者敏锐的五感,这种程度的袭击,怎么会得逞。小册子在快要砸到上原后背的一瞬间,就被坐在上原对面的胖子一支苦无钉在附近的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胖子,不错呦!”上原一手掏出苦无,一手还有时间对胖子伸出大拇指,可他眼神却丝毫没有放松,紧紧盯着袭击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班的三人并排站立,全力戒备,来者虽然只有一人,可上原并不打算托大,忍者都是不能小看的一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蜘蛛丸,你什么意思?难道是上原班的资料有问题吗?”撇了一眼被钉在树上的小册子,上原并不觉得是自己的问题,虽然上原也自认为自己是奸商,可自己的东西质量绝对有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质量没问题,而是你在找麻烦的话,你放心,上原班是绝对不会放你轻松离开的。”所有班中,蜘蛛丸班是最强之一,而且蜘蛛丸一组的三个忍者,不管是查克拉量还是忍术水平,都是高过自己一头的,可到现在为止,上原并没有发现蜘蛛丸班的另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斗要的就是气势,输人不输阵,上原班并不会因为强敌就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忍法帖……不得不说,你的气魄让人自愧不如,上原班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‘嗖’的一声,没等他说完,上原的苦无就已经贴着他的额头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小鬼,明明没多大,偏偏一副居高临下的大人做派,家族忍者都是这么狂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忍法帖?怎么了?本大爷将来可是要当土影的男人,告诉你,老子当了影以后,这可是岩隐村的必修教材,你不看都不行,还得天天看,烦死你!家族忍者,很了不起吗?呵呵。”难得中二了一把,上原心情不错,论嘴遁,他颇有些得了漩涡鸣人真传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影……伟大的梦想。”蜘蛛丸摊摊手,无所谓的回应了一句。“不过,我的疑问是,二十一个中忍班,你记录了二十个班的组合忍术资料,那么上原班的忍术资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班的啊……”上原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番,“奥,我忘了写了……”他也学着蜘蛛丸的样子,摊了摊手,至于为什么不写上原班的资料,他的险恶用心,怎么会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,关于上原班记载的,蜘蛛丸班的术是有缺陷的——谁给你们的信心质疑我们的术?至于上原班的术,我自己去拿好了,土遁——土流壁之术!”蜘蛛丸身材高大,表情冷酷,极具威势,当他释放完忍术,抱着手臂站在土流壁上居高临下的时候,这种威势无疑放大了十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善了了啊,胖子!我们上!”上原手里的苦无脱手飞射而出,看着苦无被蜘蛛丸毫无压力的随手挑开,上原目光一凝,“果然啊,连体术也这么强吗?很难缠的对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雪勒纱,掩护!胖子,拆了它!”用苦无狠狠地凿在土流壁上,几个借力之后,五六米高的高度被上原轻松越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吧!狂妄的家伙,敢单挑上原班,佩服你的勇气!”土流壁的顶端,并没有足够的落脚处,所以在这种地方较量体术,无异于在刀尖上跳舞。

        飞速闪转腾挪之间,上原取出三把苦无,分上中下三路急攻而致,蜘蛛丸一把苦无应对的丝毫不落下风。突然,背后长眼了一样,蜘蛛丸身体猛然加速前倾,躲过了雪勒纱袭来的苦无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撞在怀里的蜘蛛丸,上原飞起一脚,想要把他踹下去。蜘蛛丸一击膝顶,挡住了上原的飞踢,随后欺身上前,拳头如雨般向着上原面部飞去,上原应接不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,快下来!”胖子在和上原和蜘蛛丸短暂的交手中,已经用岩拳之术把土流壁的根基打的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得到胖子的提醒,上原立刻放弃纠缠,苦无刺在墙壁上作为缓冲,一瞬间滑了下来。至于蜘蛛丸那个家伙,竟然直接从几米高的高度跳了下去,咚的一声,看来把地面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摔死丫的才好……”上原十分恶毒的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焦灼的战况刹那间明朗了,只要上原班把已经支离破碎的土流壁用力推倒,推向蜘蛛丸的方向,只要足够快,铺天盖地的碎土将会覆盖一个很大的范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,岩拳之术!”胖子再次用查克拉发动岩拳之术,坚硬的岩层覆盖了他整个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!”一声整齐的吐气呐喊,一息之后,在胖子的巨力,上原和雪勒纱的飞踢之下,高大的土流壁整个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事情并没有像上原预料的那样,破碎的土块反而向自己倾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班快,蜘蛛丸更快!

        “胖子、雪勒纱!先走!”上原紧急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土流壁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土中映鱼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碎土落了下来,灰尘中,上原灰头土脸,两只手用苦无险之又险的挡住了蜘蛛丸岩石覆盖的手臂,可他力量仍然处在劣势,在不停的后退。蜘蛛丸这家伙,竟然也掌握了岩拳之术,而且,能接连击穿了两层土流壁,这比胖子强的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都是散落的浮土,上原心急,到处是灰尘,无法知道雪勒纱他们的情况。四散的土块虽然不致命,但躲避不及,轻伤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,我们没事!”不远处雪勒纱从废墟中缓缓钻出身子。关键时刻,雪勒纱用土中映鱼之术把胖子拉进土层中,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的不错!雪勒纱!”看同伴没事儿,上原立刻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蜘蛛丸,别得意,战斗才刚刚开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岩隆枪之术!”伴随着呼啸的苦无和突兀从蜘蛛丸脚下隆起的岩隆之枪,上原压力顿减,同伴们的支援,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.土菱团子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.岩隆枪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.土流壁之术!”飞身撤退的过程中,上原在空中快速凝聚土菱团子扔了出去,落地的刹那释放了岩隆枪,至于最后的杀招,反而是几乎没有攻击力的土流壁之术。蜘蛛丸被岩拳之术包裹手臂的时候,是没办法释放忍术的,除非他是能单手结印的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蜘蛛丸不能单手结印,可他显然也不是低手,他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了一系列眼花缭乱让上原班叹为观止的动作——只见他双脚猛然发力跳起躲开雪勒纱的岩隆枪,在空中还能侧身躲开胖子的苦无,等他向后跃起,等着他的却是上原的角度刁钻的岩隆枪。在空中不能借力的蜘蛛丸,出乎意料的翻转身体,头上脚下坠落的同时,他向岩拳上灌输了更大量的查克拉,尖锐而脆弱的岩隆枪被硬生生的轰的粉碎。也就在蜘蛛丸击碎岩隆枪的时候,最先发动但是速度最慢的土菱团子终于到了。因为上原是在空中仓促发动忍术,土菱团子并不大,但是仍然拥有巨大的动能,压迫着仓促招架的蜘蛛丸不断的后退,以致他双脚在地上犁出两道浅沟。要知道,在蜘蛛丸的背后,还有一道上原制造的一道土流壁,所以,等蜘蛛丸向后退了一段后,后背咚的一声,终于撞在墙上,飞行了一段距离的土菱团子也消耗尽动能,滚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一阵失望,上原班因为刚刚训练完,大家的查克拉都所剩不多,可消耗了剩余所有的查克拉之后,依然没让这家伙失去战斗力,再战斗下去,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蜘蛛丸靠着土流壁大口大口的喘气,背后的墙壁被他压出了一个明显的凹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托大了,差点被干掉了啊……”感觉到背后撞击后久久没有消逝的疼疼感,蜘蛛丸感觉身体都有些僵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停下,我不是来和上原班起冲突的。”蜘蛛丸看着慢慢逼近的上原班,语气一转,适时解释。“我有得到消息,所有的小队,将会被重组,其中最强的忍者,会编入精英小队,由岩流上忍亲自教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到的消息?哪来的消息?我怎么不知道?”上原手里的苦无并不打算收回。就算他的消息是真的,但这种脑子有病的家伙,用这种方式挑选同伴,十分可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知,家族忍者,总有些便利的地方,上原君,能整理出那么多别的小队的情报,我认可你的实力,希望我们能组成一个小队。那么,再见了。”说完,不等上原回答,如同鹞子起巢一样,蜘蛛丸几个起落翻过土流壁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每天晚上,上原班都会有例行会议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胖子,今天我们的忍具消耗情况怎么样,我们今天跟蜘蛛丸战斗了那么久,战场可是你收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训练用坏了一把,战斗的时候用坏了五把。”胖子想了一下回答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蜘蛛丸的苦无呢?我们有捡到他的苦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他战斗中只用苦无格挡,没留下苦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看人家,这主意打的,一点儿忍具都不给我们留下。照这么说,我们跟蜘蛛丸打了一架,竟然还亏本了不成?不行,上原班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事,得找个机会赚回来……”上原的碎碎念,胖子自然习惯了,和雪勒纱相视一笑,看着上原一脸苦大深仇的扒拉着坏掉的苦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,我好像记得,我们好久没有配发苦无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是这样,估计草之国那边战况吃紧,我们雨之国战场嘛,二线部队,肯定不会优先补充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,你说,如果有了更强的同伴,在战场上会不会活下去的机会会更多一些。”胖子问这句话的时候,表情明显不太对,可精神不怎么集中的上原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,这还用问吗?”上原头也不抬的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,上原君,如果雪勒纱把感知能力显露出来,一定会被重点保护起来的,然后你和蜘蛛丸组成小队……”胖子声音越说越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不再扒拉苦无,他呆呆的看着胖子:“胖子,想什么呢?先不说我不喜欢蜘蛛丸那个家伙,再说,你凭什么认为我是个天才忍者?就因为我聪明?我们这群人,连个带队上忍都没有,都一个水平的,哪有什么天才。就算蜘蛛丸是家族忍者,那也一定是最没天赋的那种。”恨铁不成钢的用指头点了点胖子的脑袋:“要是没我们两个?你去哪?营地里哪个忍者不比你强?丫的我们还没嫌弃你你还嫌弃我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胖子委屈的辩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是,不过啊,我可不是什么天才忍者,而且,你们也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弱者。不说雪勒纱,嘿嘿,感知型忍者,感知忍者的作用,我不用多说了吧……”上原朝雪勒纱眨了眨眼睛,又抬头看向胖子,“而且,你有些特殊的能力,是别人无法取代的,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。你还记得吗,胖子,我脑袋被人踢了,昏迷不醒,是你把我背回来的,多少里来着?十五里还是二十五里?告诉你,这是很了不得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记得啊,上原君,同伴嘛,这些事是应该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记得,你要不告诉我我都想不起来,偷偷告诉你啊,胖子,好多之前的事我都记不起来了……”上原神神秘秘的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胖子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我就是记不清了,以后战争结束,别人可能会审问我,但是也可能会审问你,记住了,到时候你就说,我脑袋是被人踢了,坏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胖子,我脑袋什么地方受的伤,现在还有疤吗?”后脑勺这种地方,上原自己可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像没有了哎……”胖子一脸疑惑:“真奇怪,我记得我背你回来的时候,好大一个伤口,现在没有任何痕迹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打住,打住!谁踢我的,你还记得吗?我要找机会踢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奥,那天是木叶忍者来偷袭,然后你就受伤了,然后我们的警备队就来了,我们要转移到另一个营地,谁偷袭的我没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呢,受伤的人好多对吧,我记得你说过你最先把我背到另一个营地的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就是你的能力了,胖子。虽然你这家伙吃的多了点,动作也慢了点,又没有类似木叶秋道一族的秘术,短途奔袭的能力也弱了点,可你并不是一无是处,你的耐力和力量都相当强,我这种体重,你应该背着不吃力吧,应该背着我能跑几十里不成问题,有你这家伙在,嘿嘿,我觉得我可以多活几次。像蜘蛛丸那种自大的家伙,他们小队里可没有你这么强的胖子,我看到时候谁背他跑几十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很有用吗,上原君?”胖子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,以后,我和雪勒纱的命可交给你了啊,胖子!我们要是受伤了,就全靠你了!”上原伸出拳头,一脸真诚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成年人灵魂的上原,忽悠个十二三岁的小朋友不跟玩儿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!那就说定了!这种事就交给佐倚家的梧桐好了!”胖子被上原忽悠的热血沸腾,握紧拳头,狠狠的碰上上原的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累啊……上原一阵无力,偷偷看着胖子兴高采烈的样子,好吧,当班长从来不是轻松的差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在训练场上,上忍岩流停止例行训练,召集了所有中忍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所有人,都是提前从学校毕业的忍者,很多必要的东西,你们根本没有学到,这对你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战场的来说,是非常致命的。作为忍者,仅仅学会战斗是不够的,忍者必备的能力,包括情报搜集,追踪与反追踪,战术制定能力等等,这些都是你们所不具备的……”十四分队难得全员到齐,队长岩流,医疗忍者土藏,暗部忍者土牙三人组成的上忍班,二十一个中忍班,是目前十四分队所有的战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增强你们的实力,而我们人手有限,不可能对所有人进行指导。”说完,岩流看着窃窃私语的一众中下忍。少部分知道消息的一脸了然,然而更多的是一脸迷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资源有限,那么我们就发挥最大的用途。我们上忍班一致决定,将各小队重组,最有能力的忍者会被挑选出来,组成新的小队,接受我们亲自指导。”岩流晃了晃手里的小册子,“这是十几天来我们搜集的各小队训练情况之后整理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选择的标准是,有特殊能力的人优先,然后是忍术水平,查克拉量,最后是体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念到名字的出列。”岩流扫了一眼名单念到,“蜘蛛丸,犀,雪乃,佐佐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,好像念到你的名字了,上原,真的,念到你名字了!”虽然没有严格的要求,哪个班在分队会议的时候该站在哪。可多达二十一个班,慢慢的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不同的圈子,战力最强的小队自然在最前边,上原班和鬼首班这种没多少战力,被上原戏称为咸鱼班的一群人,自然站在最后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叫我了吗?我没听到啊?”从开会开始就一直掏着耳朵的上原将信将疑的问到,“胖子,雪勒纱,真的有念到我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念到了,上原君,你真的要去吗……”雪勒纱有些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什么去,我才不去,肯定什么地方弄错了,我去看看,放心好了,上原班可是最厉害的班,怎么可能会被拆分!”拍拍胖子的肩膀,上原分开人群走了出去,同时心里快速考虑着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各个班汇集而来的精英,上原数了数,连自己在内,一共十八个人,“上忍班就三个人,难道是一人要带两队吗,带的过来吗?”上原心里暗暗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班上原土石,你来晚了。”岩流清点着人数,一边随意瞟了他一眼,开口说到。姗姗来迟的上原,很是吸引了一些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人员到齐,你们应该知道,你们是二十一个班最具天赋也是实力最强的人,强力人员组成的小队一定会是更强力的小队。现在,你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,在此期间,要求你们尽量熟悉彼此,组成新的小队。记住,小队队员能力互补为优先选择,好了,剩下的时间就留给你们。”说完,岩流一个瞬身一个术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出我所料吧,上原班长,你也是很有天赋的忍者,足够做我的队员……”蜘蛛丸做出一个自认为很有礼貌的笑容,可他伸出的手却被上原不动声色的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嗨嗨嗨!手往哪放的!蜘蛛丸,我们关系可没好到这种程度吧?而且就算要选队员,也该也是我自己选才对。”上原装模作样的四周打量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哎,蜘蛛丸,这么快就有追随者了。”上原仔细打量蜘蛛丸后边并排站立的两个忍者,因为收集过各个班的忍术资料的原因,上原对两人有些印象,可更详细的信息他却并来得及没有搜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犀,雪乃,我今后的新队员。”蜘蛛丸好心的向上原解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能被“强大”的蜘蛛丸大人当成队友,那一定是很厉害的忍者喽。”上原不露声色的讽刺了蜘蛛丸一下,“那么,我有个问题,忍者班的编制是三个人,你邀请我是什么意思?我是替补的吗?”上原眼神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强的蜘蛛丸班,自然会选择最强的队员,不过,上原君能打败他们中的一个的话,就能成为我的正式队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就打!你!那个瘦子!”上原掏出苦无,摆出战斗的架势,好像真的受不了蜘蛛丸的小看,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犀,一个很强力的忍者,查克拉量和忍术水平都不错。”蜘蛛丸好心的提醒上原,上原心里诽谤,这样随意泄露队员的情报真的好吗,虽然自己就是来偷情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了,我要上了!”既然蜘蛛丸说对方是查克拉和忍术不错,没有提及体术,那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.土流壁之术!岩隆枪之术!”被称为犀的高高瘦瘦的忍者,忍术水平相当不错,看到上原发动攻击,在土流壁截断上原的进攻之后,岩隆枪几乎不错分毫的从上原脚底探出,上原连忙跳跃着避开。就这一下,要是换成弱一点儿的家伙,肯定就被干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土流壁是个讨厌的术,用查克拉直接击穿的话,需要消耗不少查克拉,而从旁边绕过或者翻越过去,又需要消耗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等上原翻越岩隆枪之后,犀的术已经结印完成,“土遁.土菱团子之术!”一个巨大的土球向上原袭来,不得不说他的时机把握之妙,这时恰好是上原身在空中无处借力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岩拳之术!”上原临危不乱,岩拳之术不光胖子会用,十几天的时间,上原也初步掌握了这个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土菱团子是并不容易拦截的术。所以,因为岩层包裹着手臂,力量和防御大增,上原转身狠狠的一拳向上砸在土流壁上,反作用力让他如同炮弹一样极速坠落,错之分毫,土菱团子在他耳朵旁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右手被岩层包裹,左手可没有。他迅速从忍具袋中掏出三把苦无,看也不看的朝对方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常用的左手射出的苦无,准确度自然偏低,加之上原出于骚扰的目的,上原根本没指望击中目标。然而看着对方大费周张的连翻几个跟头躲过苦无,上原心里有底,难怪蜘蛛丸对这个家伙的体术只字不提,这家伙的体术,差的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步的距离,上原瞬间就到,倒转苦无,看着目瞪口呆明显没反应过来的犀:“结束了,你输了……哎呀卧槽!”上原刚把苦无架在犀的脖子上,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变成一堆泥土,上原惊讶万分,“这个就是替身术啊!什么时候完成的?我都快忘了有这个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岩柱牢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岩隆枪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不远处,两个结印释放忍术,和一个拿着苦无准备投掷的三个一模一样的犀,上原诽谤不已:“分出两个岩分身,这是要干掉老子啊……话说这家伙查克拉量还真不错。”看着四周高大的把自己困住的岩柱,虽然能挣脱出去,但是要消耗不少查克拉,上原心里暗暗计较,“我是来偷情报,顺便消耗你们的查克拉的,没必要死磕”。打定主意,上原下定决心:“停!不打了!我投降!”上原干脆利落的投降,丝毫没有任何高手的风范的行为,引来不少白眼和鄙视,这个脸皮够厚的家伙,自然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蜘蛛丸,你这个队友太强了,能不能换一个啊?”上原擦擦额头上的汗,站在岩石牢笼里对蜘蛛丸抱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犀,你赢了,可以撤掉忍术了。”蜘蛛丸皱着眉头:“不应该的,上原君你的实力应该不止于此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实力?我是有同伴在身边才能发挥实力的人,所以啊,我可不是什么天才,岩流队长一定弄错了什么。”上原无所谓的解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猜也是。”蜘蛛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这种脑袋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,竟然相信了上原的明显应付的说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不是犀的对手的话,那就没继续下去的必要了,你更不可能是雪乃的对手。”蜘蛛丸嫌弃的挥手让上原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一阵失望,偷情报的计划失败,目前为止,蜘蛛丸班,上原只知道了蜘蛛丸和犀两个人的较为详细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雪乃可是幻术型忍者,你这种家伙,怎么会明白幻术的可怕。”蜘蛛丸鄙视的看了上原一眼,然后带着他的新队员扬长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蜘蛛丸这种家伙脑袋里长的可不是肌肉,他脑袋里灌的全是水。上原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情报,就被他这么随口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蜘蛛丸离开,上原心情不错,得到了部分自己想要的情报,还消耗了蜘蛛丸班一个队员大量的查克拉,结果总算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四周,这些精英们,不是在联络感情就是在较量忍术,没人关注自己。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,上原向人群中等待的胖子和雪勒纱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你回来了。”百无聊赖的胖子和雪勒纱看到上原神神秘秘的过来,连忙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解决了吗,上原班还要不要拆分?”胖子焦急的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没解决,不过我想到了解决的办法……”上原停顿了一下,整理了下语言,“既然岩流队长认为拆分小队有助于提高整体战力。那么,我们就击败最强的班,证明我们的价值,以及上原班存在的必要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有必要再打一场了,蜘蛛丸那样强的家伙,我们同时要打三个,做好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上原班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好久,只见胖子和雪勒纱的表情从不安变的平静,最后又变的兴奋,上原的目光变的越来越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耳边有人叫自己,上原加快在两人耳边耳语了几句,“大致就是这样了,我选择雪乃,胖子选犀,雪勒纱拖着蜘蛛丸,胖子,我们把苦无都给雪勒纱,记住了,这次胜负的关键不在我,在你和雪勒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土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!”又有人在叫自己,上原赶忙起身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等上原赶到,十七个人,已经分成了五个班零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土石,所有人都挑选好了队友,剩余两个人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上原一口回绝,不管一脸错愕的岩流和那两个神情变的阴沉的不熟悉的中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七个人,都是有天赋的忍者,跟谁一起组队都是我的荣幸。”对着两个因为自己而没有组成队的忍者,上原一鞠到底,对方的脸色也变的缓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岩流队长,我不清楚,羁绊这个词,对忍者意味着什么,所有国家的忍者都一直强调的团队精神,到底又是什么意思。”上原毫不躲避的盯着岩流的双眼,“作为上忍的你,凭什么认为,天才忍者组成的小队,一定会有更强的战斗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人我不管,上原班,不接受拆分!”上原说的斩钉截铁,语气强硬。人群中哄的炸开了锅,议论纷纷,胖子和雪勒纱却不在此列,他们在挣分夺秒的活动着身体,一会儿有战斗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了,岩流队长。”上原又鞠一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的出来,上原班长,你是个合格的班长,同时又是个难得的同伴。”岩流面带笑意,“不过,你不觉得,跟实力更强的忍者组成队伍,会更安全吗?还是说,你没认识到忍者世界的残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恰恰相反,我知道忍者世界的残酷,而且,我很怕死,所以我才要跟我的同伴们在一起,我觉得,这样我才能活的久一点儿。”上原耸耸肩,看着满脸嘲讽的蜘蛛丸班,“我觉得,跟蜘蛛丸这样的“天才”组队,我反而阵亡的更快一点儿。”眼见蜘蛛丸的双脸憋的通红,碍于岩流在此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岩流队长,你凭什么觉得,上原班的战力会比天才忍者组成的小队差,目前五个班,最强的是哪个?蜘蛛丸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岩流看了看手里的名单,蜘蛛丸,犀,雪乃,排名前三的全在蜘蛛丸班,然后他点点头,“目前来看,蜘蛛丸班是综合战力最强的小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如果上原班战胜了蜘蛛丸班,是不是就意味着,作为上忍,岩流队长你也有错误的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咄咄逼人的小鬼……精英忍者集中训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岩流队长!”气冲冲的蜘蛛丸跑到队列前面,狠狠地鞠了一躬,“上原班认为蜘蛛丸班不是最强班,那么赌上蜘蛛丸班的荣誉,我们必须一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有此意!”上原针锋相对的回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爱惹麻烦的小鬼啊……”岩流用手概着额头,他感觉分外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服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上原班战胜蜘蛛丸班,上原班将不再拆分。”岩流话没说完,土牙带着暗部面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岩流队长,你怎么说?”诧异的看了看土牙,十四分队管事儿的人可是岩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土牙副队长的看法相同。”岩流无奈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胖子,雪勒纱,过来!”上原摩拳擦掌,招呼着自己的同伴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训练场上空出好大一块空地,满满的围了一圈人,对决的双方,却并没有一开始就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长,我的查克拉不够了。”犀摊了摊手,有些无奈,早知道跟上原交手的时候少放几个忍术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蜘蛛丸一愣,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,“狗屎!”他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,“二对三,我们仍然占据优势!犀,你在旁边骚扰就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队长,我和犀并没有对方的情报。”雪乃开口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什么情报,上原班只有一个上原能称的上是对手,走了,他们已经过来了,大家上!蜘蛛丸班是最强的班!一定要赢!”离的好远,蜘蛛丸就把苦无狠狠地扔了出去,可见他的怒火有多么炙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我们也上了!大家小心一点!”信心上原还是有的,整体实力虽然不如蜘蛛丸班,但有心算无心之下,加上双方情报的不对称,下等驷对上等驷这种战略,上原小时候都懂,这一次,有的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岩隆枪之术!”x3!!

        在十几步的距离上,几乎是释放岩隆枪之术最小安全距离的时候,上原班三人一起释放忍术,三个成形的岩隆枪,把新组建的尚没有默契的蜘蛛丸班,瞬间分离在三个不同的区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现在,大家上!”上原三人成品字型,飞快的冲向略显混乱的蜘蛛丸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!”上原飞起一脚,把不善体术的犀逼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胖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!”得到呼唤的胖子,如同压路机一样笨重而又极具气势的向狼狈不堪的犀扑去,感觉不妙的犀又几个跳跃向后躲去,以致于他现在离核心战区更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流壁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流壁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勒纱和上原的联合土流壁,成六十度角把犀包围在中间,“胖子,进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岩拳之术!”发动了岩拳之术的胖子,极具威势的冲向走投无路的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土流壁之术!”长出一口气,土流壁三面合围,犀插翅难逃,而且有了土流壁,蜘蛛丸班的救援将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计划的第一步,关门打狗——成功!

        短时间放了三个忍术,经脉隐隐作痛,上原并不好受,可他不得不赶紧准备第四个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土菱团子之术!”查克拉凝聚成的土球,撞向蜘蛛丸扔来的同样的土菱团子,瞬间撞的粉碎,炸裂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训练场上传出好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岩隆枪之术!”上原的第五个术!事实上,岩隆枪这种发动速度慢的术,杀伤力并不突出,可用来作为控场忍术打乱敌人的阵型的话,会有不错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岩拳之术!”第六个术了,上原跟冲过来的蜘蛛丸虚晃一招,转身错开,向着酝酿忍术的雪乃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蜘蛛丸感觉不妙,刚想回去,就被一瞬间飞来的超过二十个苦无挡住去路,要知道,上原和胖子的苦无全部交给了雪勒纱,现在雪勒纱忍具袋里和身上挂的苦无,总共有超过一百支!

        蜘蛛丸岩石覆盖的手臂挡在面前想要强行冲过去,雪勒纱又是十几把苦无不要钱一样扔了出去,蜘蛛丸可没一瞬间挡住所有苦无的实力,迫于无奈他不得不再次后退,雪勒纱走到他刚站立的位置,捡起丢掉的苦无,再次飞射出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战场在上原的精心安排下,被分成了三个部分。一切都在掌控,可目前上原的感觉并不好,现在他眼前看到都是刺眼的强光,如同在雪地里走的久了患了雪盲症一样,能看的到影影绰绰的影子,可并看不清敌人的进攻,这让他有些左支右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遁——岩隆枪之术!”雪乃趁机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脚下不规则的振动,上原快速的跃起,作为玩岩隆枪的个中好手,岩隆枪常用的有效攻击角度,他都知道,就算闭上眼睛,也能躲过百分之八十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久守必失,得想个办法摆脱对方的幻术。“剥夺了视觉吗?还好,要是剥夺了五感,就没法玩了!那么……”下定决心,上原拿起千本,狠狠地扎在大腿上,尽管疼的他龇牙咧嘴,可查克拉的一阵混乱,也让幻术就此破解,等他恢复视力,眼前的一个大土球不断变大,他狼狈的向旁边一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并不见岩流和土牙,他们藏在一个视野极好的大树上,训练场上的战况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班有这么厉害吗?”岩流看着上原班行云流水的拆分了战场,面对实力全面碾压的蜘蛛丸班,不仅没落下风,反而局部战势有利,尽管有蜘蛛丸班配合不利的原因,可仍然让岩流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牙,你觉得哪个班会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,虽然看着暂时处于劣势,我还是觉得蜘蛛丸班会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情报全被对手摸清了,又没有配合,能赢才是怪事!”土牙没好气的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犀呢?他为什么不释放忍术?”不解的看着被上原班佐倚梧桐赶的落花流水的犀,岩流可是记得,犀的查克拉量,在所有人中可是名列前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查克拉早就没了。被土流壁整个包围起来,他剩下的查克拉量如果发动忍术,不能一击突围的话,战况就明朗了,没了查克拉的犀,速度会大幅度下降,然后被轻松解决,这时候那个胖子不管加入谁的战局,胜负也就能看的清了。”土牙绕有兴趣的细细点评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,今天还没有进行训练吧,查克拉怎么会消耗到那种程度……”岩流还是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得问上原了,这个小鬼搜集情报的能力很强,鬼点子也多,说实话,他太适合我们暗部了……”藏在面具里的土牙,话音显得嗡声翁气的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忍者的战斗,不会持续太久,所以,当双方的查克拉都耗的差不多的时候,就是即将结束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优秀的忍者,尽管只是个中忍,上原眼里的没天赋没能力的炮灰忍者,可是不可否认,蜘蛛丸有极为敏锐的战斗直觉,他对面的雪勒纱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雪勒纱还能靠着充裕的苦无压制着蜘蛛丸,可等蜘蛛丸冷静下来之后,他就不再纠缠雪勒纱,而是向着胖子那里跑去。到了这个时候,蜘蛛丸也该知道了,胖子是上原班破局的关键。这样一来,雪勒纱从牵制蜘蛛丸变为被蜘蛛丸牵制,不仅苦无消耗飞快,而且蜘蛛丸强悍的体术让她不得不用忍术来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蜘蛛丸再次飞来的拳头,“土中映鱼之术!”发动了忍术的雪勒纱,如同潜入水中的鱼儿一样,消失在蜘蛛丸面前,又突兀的从他的后边跳了出来,几只苦无毫不留情的射向蜘蛛丸的毫无防护的后背,蜘蛛丸身子一矮,快速转身,又是一拳呼啸而出,在拳头攻击到之前,雪勒纱又一次潜入土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被寄予厚望的胖子,这里却遇到了麻烦。知道自己难以逃出去的犀,暗暗恢复着查克拉,终于存够一定数量之后——“忍法——岩分身之术!”烟尘散去,两个一模一样的犀左右跑开,沿着土流壁攀爬。

        胖子在土流壁中没办法用有攻击力的忍术,防止破坏土流壁放跑敌人,以致于他只能用岩拳之术,和脚下灌输的查克拉,全力追击着犀的一个岩分身一个本体。他可没有看透分身和本体的能力,任何一个跑出去的,都可能是犀的本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拖的久了,胖子心里发急,看着对方的本体和分身围着土流壁团团乱转,他却迟迟没有拿下对方。胖子心里发狠,假装去追赶的间隙,乘对方不注意,飞快的爬到土流壁最高点,“来吧!看看本大爷的新忍术!飞天岩拳之术!”说着,他不管不顾的一头撞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居高临下,犀的所有活动范围都在胖子的笼罩范围之内,在犀惊恐的眼神中,“咚”的一声,胖子如同炮弹一般砸了下来。脑袋嗡嗡一片的胖子,感觉头晕目眩,鼻子一酸,鼻血喷涌而出。他强忍着疼痛看了看四周,除了昏迷不醒的犀,并没有别的影子,“嘿嘿,运气不错,撞着本体了。”他拿出苦无在犀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,“嘿!你已经死了,不准动了!”然后他撕下一截绷带塞在鼻子里,费力的爬出土流壁,向着上原的方向跑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上原跟幻术忍者雪乃的对决,枯燥的厉害。作为一个低级的幻术忍者,雪乃忍术体术水平都不太出色,如果没有同伴的配合,她是没有瞬间击败对方的能力的,所以雪乃和上原陷入了查克拉和体力的比拼中。雪乃释放一次忍术,上原眼睛里就一片明亮,然后他就用千本狠狠的对着自己扎了下去,痛感解除了幻术,然后再彼此捉对厮杀一番……要么雪乃消耗尽查克拉,要么上原流失血过多休克,不然类似的事会一直重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幸好,胖子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胖子,鼻子怎么了!”上原一边躲避着飞来的苦无,一边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撞墙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她后边,她的幻术只能同时对一个人用,我们前后夹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我投降。”雪乃扔掉苦无,示意自己没有了战斗的打算,看上原明显带着怀疑和错愕的目光,她又继续解释,“我的查克拉消耗完了,而且你们有两个人,我没有胜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简单就投降了??那好!抱头,蹲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雪勒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苦无用完,查克拉所剩无几,岩隐之术再一次被蜘蛛丸的狂轰滥炸逼了出来之后,她就放弃了继续纠缠的打算,上原计划的最后一步,是让大家会合。

        雪勒纱扫了一眼,就发现远处联袂而来的上原和胖子,她不管不顾,脚下运转所有查克拉,全速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队终于会合,大家都消耗尽了查克拉,而且上原和胖子伤痕累累,上原班情况并不太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气喘吁吁的蜘蛛丸看着逼近的上原班三人,他心中暗暗盘算:“查克拉都没有了啊,那就要比拼体术了,一对三……还有五成胜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左,我右,雪勒纱,厮机偷袭!”体术搏斗这种事,就算输掉,上原也不会交给女孩子去做的。忍受着身上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,上原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蜘蛛丸的体术极为强横,上原状态又不佳,所以蜘蛛丸强有力的飞踢上原并没有挡住,带着巨力的一脚踢在上原胸口的时候,上原清楚的听到了一声细微的碎裂声,现在可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,他大叫,“胖子!拽他腿!”两人一人拽一条腿一起发力,人高马大的蜘蛛丸整个被掀翻在地,蜘蛛丸一个鲤鱼打挺想要挣脱,却被胖子用脑袋狠狠地撞在鼻子。一瞬间蜘蛛丸疼得眼泪朦胧,等他恢复视力的时候,认命的停止了挣扎。雪勒纱满脸泪水,寒光闪闪的苦无正对着他的眼睛,似乎他再挣扎一下,苦无就会毫不留情的刺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班,获胜!上原班继续保留。”岩流看着训练场上伤痕累累的两个班的成员,宣布了最终的结果,看来,他得另选一人加入精英班了。人群沸腾了,上原班也不会被拆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胖子,我们赢了哎!哈哈哈哈,你最后那一下,用头撞那家伙的鼻子,太帅了,哈哈哈……”担架上的上原跟同样在担架上的胖子兴高采烈的炫耀着胜利的战果,丝毫不担心自己的伤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君,我下次可不抬胖子了,这家伙太重了!”一旁帮忙抬担架的鬼首为上原班感到高兴的同时,还不忘调侃一下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多谢你们帮忙了,鬼首君。”事实上,上原班跟垫底的几个班关系都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胖子,我们好像忘记要战利品了吧?要是把蜘蛛丸班的苦无当战利品要回来多好啊……亏大了,亏大了!我们的苦无这次估计得废一半!”上原又纠结了,这次以后,连训练的苦无都不够用了,看来,在补给到达之前,得想个坑人的办法,再弄点苦无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晚上,是上原班对一天所进行的事情总结的时候。事实上不光上原班,经验丰富久经征战的上忍班,也会进行类似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藏大人,关于蜘蛛丸班和上原班上原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岩流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,总结着营地的大小事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任何问题,岩流,这种小伤没必要再麻烦我了,医疗忍术消耗的查克拉非常的大,我要常备足够的查克拉量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闭目养神的土藏开口说到。土藏是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,加之是相对稀缺的医疗忍者,不管岩流还是土牙,对土藏都有足够的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依你,土藏大人。”岩流立刻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现在的问题是,六个精英班的分配问题,我带蜘蛛丸班和佐佐木班,土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停,岩流,我成为上忍后就在暗部工作,可没有带队经验,这种事,交给你和土藏前辈好了。”土牙放下手里的小册子,懒散的挥挥手表示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!如果同时带三队中忍,到达我们精力的极限了,侦查和警戒任务怎么办……”对于推卸责任的土牙,岩流一阵无奈,虽然他是十四分队名义上的队长,可作战部队和暗部并不互相统属,岩流也拿土牙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戒和防御任务交给我,我带着那些小鬼去,应该能应付的来。”土牙大包大揽的说到,就是不知道,哪几个倒霉鬼要被他拉去当壮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暗部培养新人有自己的手段,战斗和死亡是忍者进步最快的方法之一,对于天才我有不同的看法,在我看来,能活到最后的都是天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,伤亡会不会太大了一点?”岩流有些担心的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伤亡了也无所谓,这些个……恩,“咸鱼”忍者,都是些没天赋,没实力,没背景,也没未来的一些家伙,这样的人我们岩隐村太多了,死几个没关系。”土牙对处理日常事务并不喜欢,他又拿起来手里的小册子看了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不过,还是要尽量保证他们的安全。”忍者的法则就是如此残酷,岩流只能无奈的妥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土牙,你看的什么?”岩流同样在拿着一本小册子在写写画画,既然决定不再进行侦查任务,他有必要留下足够的信息,留给即将进行侦查任务的中忍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什么?奥,这个叫……上原忍法帖,未流通版的。”土牙头也不抬的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给你的?”岩流很好奇,不确定的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跟这个小鬼的关系可不怎么好,我怀疑,他总想找个机会揍我一顿。”土牙很烦,岩流总是一个劲不停的说话,以致于他不能安心看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这个东西怎么来的……我自己拿的,等上原班都睡了之后拿的。以前他们还有安排夜晚警戒的人,后来就没有了,大概是训练太累了。”土牙说的脸不红心不跳,堂堂一个暗部上忍,去偷一个刚晋级的中忍的东西,也不显难为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忍法帖,每天都会记载新的东西,其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事。比如今天的记载,对于幻术的三种应对方法,其中有一个最有意思的方法,训练敏锐的听觉,直到闭着眼睛,也能靠苦无飞行的声音判断它飞行的轨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训练到这种程度,需要不少时间,而且效果并不好。对幻术最好的方法就是进行幻术学习,增强幻术的抵抗能力。”作为经验丰富的上忍,岩流一针见血的点评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不过,这里有一个信息你肯定感兴趣,”土牙随手扒拉了几页,眼神古怪的看了看低头写写画画的岩流,“岩流,上忍,忍术未知,特点是喜欢背后偷袭,已知掌握的忍术有瞬身之术,忍术等级未知,极限距离在二十米左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背后偷袭……哪有?奥……想起来了,这家伙很记仇啊。至于瞬身之术,二十米是我常用的距离,极限距离有一百米左右。”岩流一愣,开口纠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啊,上原有必要接受一定的指导了。虽然是个聪明的小鬼,可他的经验与知识储备太少了。他这种依靠制定计划发挥战力的忍者,过于依赖于情报的准确性,错误的情报是致命的……”土牙合上小册子,想了一下开口说到,“三个班,其中一定要有上原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开始?明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等村子的补给到了后,至少要补给一次装备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又是如同往常一样,各班开始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不同的是,训练场被分为两个不同的部分,一半划分给土藏和岩流带领的精英班,剩下的一半才是给剩下的十五个班一起用的场地。有土藏这个医疗忍者在,精英班连续进行高强度训练,成为了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特权啊,果然哪里都有。”上原自然明白这里边更深刻的含义,照这样下去,有天赋有能力,又有了资源的精英班忍者,将会快速拉开与普通班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训练场上热火朝天,这可跟上原班没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班,鬼首班和相熟的大石班,站在树荫下,看着热闹的训练场,颇有些百无聊赖。任谁也猜不透,岩流队长让自己三个小队留着这里干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是岩流那个小心眼给自己穿小鞋吧?应该不至于吧?”上原有些不确定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原循着声音望去,暗部忍者土牙如同蝙蝠一样倒挂在树枝上,他显然运用了极为出色的查克拉控制技巧,这一手小小的震撼了几个没见过世面的中下忍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原最先反应过来,朝着暗部大叫:“嘿!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,你别告诉我,你是我的们的带队上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喽,我和你们三个中忍班接替了分队的所有警戒和侦查任务,所以,以后我们不仅是上下级,还是同伴了呢。”土牙如同跳水运动员一样,几个回旋跳了下来,稳稳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这样啊,很麻烦哎!你这讨厌的家伙,既然以后是同伴了,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你好了。”上原大气的挥了挥手。暗部丑陋狰狞的面具,和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,大家多少有点排斥和害怕,看到上原毫不顾忌的跟暗部交谈,多少都有些敬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原谅你才对吧,讨厌的小鬼。”土牙摘下鹰嘴面具,狠狠的用手指弹了一下上原的脑袋,疼的他龇牙咧嘴,“看到了吧,面具下边,我可没有长着长鼻子和大獠牙,你把我画的太丑了,上原。”说着,土牙又曲起手指,想要再弹他一下,“我一会儿就给你画一个最帅气的,比我还帅!”上原很没志气的立马投降。见鬼了,如果没有脑门上的那道疤的话,土牙怎么看怎么像小白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玩笑到此结束。”土牙招呼大家坐成一个半圆形,随后开口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务包括,营地警戒任务,侦查任务,和别的营地以及总部保持联络的任务。”土牙选了个舒服的姿势,靠着树干开口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戒任务最安全,但是事务繁杂没有日常休息,而且没有训练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侦查任务,有些麻烦,需要两个小队一起去做。我们的东西两个方向都有别的分队的驻地,所以日常侦查和联络就在不同营地之间的这段距离。可能很安全,也很有可能会遭遇流浪忍者和木叶的渗透小队,所以日常侦查任务,有一定的危险性。但是侦查小队的时间可以自由分配。带队上忍会是我,我可以指导你们的修行。所有任务,你们自己商量着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看胖子一眼,又看了看雪勒纱,虽然说警戒任务最安全,如果百分之百安全的话,自己也不会穿越到目前这具身体里了。还有,雪勒纱的感知能力,为了安全,上原并没有让雪勒纱暴露,得找个机会离开营地,试试雪勒纱的能力好不好用。最关键的,有了带队上忍,对上原班的实力提高会有极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班选侦查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鬼首班选警戒任务好了,我们实力最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石班也选侦查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这样安排了,不过,大石班去西面的第十三分队那块区域,因为地形特殊,西面的侦查范围要比东面的小上一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原班跟我一起,去东面。”土牙最后拍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就去吗?”上原开口问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等下次补给到了之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补给什么时候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几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发现了什么吗?难道我不小心泄露了什么了不得的情报吗?”土牙饶有兴趣的看着上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情报没多大关系,大石,鬼首,你们的苦无还有多少?我们上原班还剩三十多把能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鬼首班有二十多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石班有十几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太够用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,训练都得省着点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土牙,你应该有不少苦无的吧,先借我,鬼首和大石,你们的也借我。”上原开口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鬼首和大石虽然不知道上原要干什么,还是选择把苦无交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,小鬼,我的苦无不可能拿给你随便用的。”土牙拒绝了上原的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干什么,赚钱啊,赚钱得要本金的,土牙,你现在又不战斗,苦无留着干嘛?借给我呗,到时候还你两倍。”上原不耐烦的说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好了,两倍!可以借你六十把苦无,我得留点自己用,记着,你得还我一百二十把,而且,我要全新的。”嘭的一声,土牙打开忍术卷轴,一堆苦无凭空出现,这种炫酷的忍具,很是让几人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拿过了苦无,包括胖子和雪勒纱的,土牙的,鬼首班和大石班的,上原手里有超过一百五十把苦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够了……”看着一地的苦无,上原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好奇你要干什么,上原,要知道,补给最近几天就要到了。”土牙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,我也知道,那几个精英班可能也知道,但是,别的普通班并不知道啊!信息并不对称,所以,我们可以再狠狠地赚上一笔。”上原脸上,又露出了奸商一般的笑容。

  http://52dopod.com/reader/41949/2840656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52dopod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