潇潇书院 >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>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一世唐人,诊治伤兵!

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一世唐人,诊治伤兵!

        “竟有这等奇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门关西侧角楼内,听李鱼讲述完那晚的经历后,李泽轩心中震惊异常,他捏着下巴思忖半晌,然后将目光投向李鱼,道:“你就是因为这个,才孤身一人从长安跑到绛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他不得不佩服李鱼这个小丫头,这个年纪,放在现代估计小学都还没毕业呢,就敢一个人出很远很远的门,这已经不能称之为自立了,应该叫做“早熟”还差不多!

        李鱼点了点头,道:“当初我能为寻找爹娘从岳州跑到长安,如今从长安来到绛州又算得了什么?先生,我很想知道我爹我娘是谁?我也很想知道当年他们为什么要将我送人、后面又没将我接走?但我还是晚来一步,突厥国师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,李鱼的语气略显低沉,她这一路风餐露宿,日夜兼程,最终却没能实现心中所愿,自然避免不了心中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想了想,开口道:“我与巫劫交过手,此人武功奇高,穿着黑袍,戴着黑色的衣帽,很难看清他的脸,不过他的声音很是沙哑,就好像……好像是被火烧过一样,干裂、嘶哑,除此之外,他还有一身邪门的内功,能释放出类似于雷电的东西,让人猝不及防!

        巫劫的打斗风格偏向于一力降十会,不喜欢拐弯抹角,由招式,推人性,巫劫此人可能也是那种不喜麻烦的人,出手果决,一往无前,他的确有资格成为天下的顶尖高手!只不过关于巫劫此人的详细来历,我也所知甚少!师父生前很少提及,或许你明日可以去问问我的小师叔,他应该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先前玄清对自己的一番盘问,李泽轩忍不住有些犯怂,所以关于巫劫的事情,他是不打算亲自问玄清了,那不是自投罗网吗?还是小鱼儿自己去问比较好!

        说来说去,李泽轩还是担心自己这个“冒牌货”被玄清给看出来,毕竟以前许多东西他都是打着灵虚真人的旗号办的,而玄清跟灵虚真人的关系一直不错,玄清若是认真追查的话,肯定能从许多事情中瞧出端倪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那好!明日我就去问玄清道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鱼没有多想,点头应是,随即她忽然又道:“山长,秦将军他们率领大军追击突厥国师,您说巫劫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话虽然没说,但是大意已经非常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眉头一皱,顿了片刻,他说道:“我听仁表说,此时不仅有秦伯伯、程伯伯他们在后面追击,在北面还有云州、朔州、代州、蔚州四州的兵马在进行堵截,人数加在一起少说也有六万之众,而突厥大军先前在龙门关下已经战败,气势早已不在,面对这六万大军,他们必败无疑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巫劫跟阿史那社尔氽都是武道高手,他俩若是全力逃走,并并突厥士兵的性命为他们铺路,秦伯伯想要将他俩抓住,估计还有些困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李鱼暗中松了一口气,李泽轩这时目光灼灼地看着李鱼的脸,问道:“小鱼儿,你是希望巫劫死,还是希望他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!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李泽轩的注视下,李鱼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她张了张嘴,有些紧张道:“我……我当然希望他死,我是唐人,他是突厥人,他杀了那么多唐人,我当然希望他死!不过在他死之前,我想从他的口中,闻到我爹我娘的下落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点了点头,然后他转过身去,负手而立道:“那就好!小鱼儿,不论何种情况,不论出于什么原因,我都希望你记住你是一个唐人,你永远不能做伤害大唐的事情,否则我绝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要说这番话,主要是李泽轩想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结果,即李鱼的父母是突厥人,或者李鱼的父亲就是巫劫!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可能虽然微乎其微,但不代表绝对不可能生,再说,即便李鱼的父亲不是巫劫,那恐怕跟巫劫也有些交集,这个时候对于李鱼来说就是一个相当大的个人考验了,是选择民族大义,还是个人私情,说实话,无论是谁面对这个选择题都会觉得不好选!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话音落罢,这时屋子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,李泽轩面色一动,凝神细听片刻,对李鱼说道:“是追击巫劫的大军回来了!走吧,一起去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鱼面色一变,由于片刻后,她点了点头,应道: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出了房门,径直下了城楼,就见城楼下这时已经灯火通明,到处都是火把光亮,秦琼、程咬金、尉迟敬德,还有洪文兴、王仁表等人,正站在一众大军前面,在交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李泽轩快步走了上去,抱拳道:“秦伯伯,程伯伯,尉迟伯伯,你们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!小轩!你果真没事儿?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见李泽轩面色红润、神采奕奕,丝毫不像是重伤的样子,他兴奋地迎了上去,并大声笑道:“我就说你小子是有大气运之人,怎么会那么容易倒下?哈哈!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琼捋了捋胡须,一脸欣慰道:“在永和关的时候,方参军说你被巫劫重伤,我们几个老家伙可算是担心坏了,刚刚洪刺史又说你被玄清道长搭救,伤势已经痊愈,老夫还有些不信,现在见到真人了,老夫总算是放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能与巫劫正面对战并且夺走他身上之物,今日过后,小轩你必定名扬天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尉迟敬德一脸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倒也不假,李泽轩以宗师中期的境界,对战大宗师,虽然在过程中落了下风,但是在结果上,完全可以说是他胜利了,因为巫劫身上的东西被李泽轩给“抢”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尉迟伯伯您就别拿小侄说笑了!此次能侥幸不死,全靠师叔为我全力疗伤,不然我这会儿还在昏迷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谦虚两句,连忙又主动问道:“先别说这些了,三位伯伯在前线的战况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角的余光已经注意到一旁的小鱼儿正在急的满眼祈求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黑着脸道:“呸!巫劫那缩头乌龟见到俺们几个老家伙就不要命的逃,追都追不上!最后还是让他给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程本来还想跟巫劫大战三百回合呢,结果到头来连巫劫的兵器都没挨上,这让他很是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目露惊讶,暗道这个结果跟他先前私底下分析的情况差不多啊!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小鱼儿闻言,目光复杂,听到这个消息,她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应该难过,心中矛盾至极!

        秦琼这时补充道:“虽然没有抓住巫劫和阿史那社尔氽,但突厥的四万狼骑精锐,几乎被我们斩杀殆尽,只有一千多人跟随巫劫逃出了包围圈。这三万多狼骑是颉利手下精锐之中的精锐,全部折损在大唐,对于颉利来说也是一次莫大的损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尉迟敬德皱眉道:“此战虽然重挫突厥狼骑,不过我方兵马也折损了不少,尤其是云州、代州、蔚州、朔州四州的府兵,他们直面突厥国师的冲击,伤亡达到了七成以上,加之岐州、并州以及我等从京城带来的兵马,此战我方伤亡四万三千多人,损失亦是惨重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闻言,惊讶不已,他有些不敢相信道:“突厥的狼骑战力竟然如此强悍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琼点头道:“突厥狼骑战力一直都是天下无双,加上这支突厥狼骑极力想要护送巫劫、阿史那社尔氽冲出包围,采用的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战术,这样的突厥狼骑战力更加可怕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的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一幅惨烈的战场搏杀画面,他一脸沉重道:“可惜了这些大唐好儿郎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将军,这份战报要不要传送至长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文浩这时抱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琼沉吟片刻,点头道:“传!只不过现在这个时辰,魏王和陛下应该都安歇了吧!你先试试!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文浩应道:“是!秦将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转身离开,回帐篷送电报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国公长途跋涉,又连夜征战,应该都累了吧?下官已为三位国公安排好了下榻之处,还请三位国公移步前去歇息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旁的洪文兴上前拱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绛州刺史,也是这里的“东道主”,当然要尽到地主之谊!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也反应了过来,连忙道:“洪刺史说的没错,三位伯伯一路行军征战,一天一夜都没有合眼,还是快去歇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琼点了点头,道:“好!待安顿好将士之后,我们便歇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转而看向洪文兴,道:“洪刺史,劳烦你现在立即从绛州府兵大营之中抽调一些军医过来,有许多受伤的军士急需救治!”

        洪文兴赶忙拱手道:“下官遵令!这就派人回正平县抽调军医!”

        关于军医,中国较早出现的关于军医的记载是在周代,吕尚(姜子牙)在《六韬》曾提到:(军中)“方士三人,立百药,以治金疮,以痊万病。”到了汉代,军中医院已经成型。《后汉书》里曾记录了一个叫“庵庐”的机构,略相当于现代的战地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代的展,军医也在不断进步,唐军中则出现类似于专职医护的机构,即每营都设有“检校病儿官”,每日巡查伤病员情况,以便安排医疗和后送。受伤军卒不仅可以得到治疗,而且定期观察病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像绛州州府的折冲府大营,是肯定设有“检校病儿官”这样的部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洪文兴领命而去,李泽轩目光一闪,向秦琼拱手道:“秦伯伯,小侄也懂些医术,您让人将那些受了重伤、急需治疗的军士抬过来,我先为他们医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受伤的军士不仅仅是为了抗击突厥的,像岐州部分的人马以及从长安来的人马,更多的是为了救龙门关、救他的,李泽轩空有医术在身,此刻若是袖手旁观的话,他会良心难安的!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秦琼忍不住担忧道:“小轩你重伤初愈,应当好生休养,不宜过度操劳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也点头道:“秦二哥说的没错,小轩你还是好好安歇养伤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摇头拒绝道:“秦伯伯、程伯伯,不瞒你们说,小侄承蒙师叔搭救,不仅伤势痊愈,还侥幸有所突破,现在正是精力充沛之时,您二位不必担心小侄的身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小轩你又突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程咬金的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,一脸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泽轩笑了笑,道:“呵呵!侥幸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咬金顿时无语,心道俺老程也想像你这样一直侥幸,可惜年纪太大,武道之路怕是止步于此了!

        秦琼一脸欣慰道:“好!既然小轩你身体已无大碍,那老夫就让人将重伤士兵抬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伤口必须要用酒精消毒,要不然会化脓,可能会有点疼,你忍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放心,俺忍得住!咝~!嗷~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忍得住吗?怎么就叫出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侯爷,谁能想到会这么疼啊!咝~!火辣辣的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好了!我先帮你包扎下,一会儿军医来了会给你上一些利于伤口的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侯爷!呃…侯爷,您手里的那酒精能不能给俺尝一口?忒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去休息去!刚刚还没疼够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门关前方的大帐内,李泽轩提着一个简单的药箱,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伤病营帐之中,这些伤兵大多受的都是刀伤,所以伤口必须要消毒,不然这个天气,百分之百地会化脓感染,这也是为什么古代士兵真正在战场上死的没多少,大多都是在战后伤口感染化脓而死的原因了!

        幸好秦琼这支大军从长安那边来的时候带了一些医用酒精,要不然这会儿李泽轩估计得在军营里面蒸馏提纯酒了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http://52dopod.com/reader/46329/28430347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52dopod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