潇潇书院 > 我成了一条锦鲤 > 第0348章 奖!

第0348章 奖!

        相对于开幕式,戛纳电影节的闭幕式要来的更加暗淡一下,或者说纯粹一些也可以,大部分都是受邀观礼的电影人、颁奖的,以及有可能领奖的,当然还有没有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总体上,算是电影节自己家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就应该让齐西,还有媛媛都来,媛媛也是有可能拿影后的。”季铭瞅着《江湖儿女》那边的热闹劲,倒不是说他们剧组来了很多人,而是现场的华语电影人,有不少都围在贾章柯赵滔夫妇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在的,赵滔虽然不是最大的热门,但也算是影后的top3候选人,而科长五入戛纳大门,说不准就有一个资历熬出来的影后呢?大家也有心理准备,这会儿聊一聊,如果真的真的把奖收入囊中,就有情面去邀个专访什么的,包括其他角色的人,说不准找新科影后站个台什么的,参加什么活动的,都好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《遇仙降》这边倒也说不上冷清,讲的不好听一点,戛纳的权威以及足以让遇仙降有别于一众华语文艺片了,这一回国,根本不必担心赔钱的事儿,更何况,戛纳过去了,国内不还有各种各样的电影节么?照样可以去刷,说不准就刷下来了,没人会小看黑马之姿的《遇仙降》,更没有人小看第一位入围戛纳的中国女导演文晏,以及实力被证明,且拥有顶级流量的季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有那边热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奖的希望不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《电影手册》的评价,意外的比较高之外,实在看不出来《遇仙降》能从一众强片中突围而出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等会季铭的红毯,还是要注意一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有马丁·斯科塞斯、斯派克·李等一众好莱坞大导,以及评委会的凯特·布兰切特、蕾雅·赛杜、暮光女等女星,还有奥斯卡影帝阿德里安·布劳迪,外加欧洲本土的知名电影人助阵,但向往惊喜的记者们,对于两度出手都备受赞誉的中国男神,还是非常期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可惜,今天季铭相对保守,尽管未免出现落差,他依然拿出了优雅buff,但全程表情只有一个微笑,规行矩步,没有任何抛飞吻的行为,也没有露出从下巴到喉结的完美线条,更没有盯着哪一位女记者放电,就这么在记者们的喊叫声里,一分钟不到走完了红毯,文晏照旧给他单人时间,不过他大概就多站了一轮,这边,左中右,那边,左中右,就步出红毯,进入电影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哎呀,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怎么不跟其他中国明星一样啊,怎么都不走,挡着别人了也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回看照片,还是能够看出来迷人姿态的,而且越看越觉得不错啊。比如芙拉,她就暗暗决定,要把这张照片,放到台里的报道中,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记者们凑成一团,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会记者们也要入场,有一个拍照区,领完奖就在台上一角,颁奖的然后评委,以及获奖人一起合照,然后再下台。很早之前的戛纳没有这么大的阵势,都是一个小平台,颁之后再下来受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赵滔能不能拿奖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可能性不是特别大,但也说不好啊。今年《地球》也没有奖,《冥王星》也没有奖,就只剩下主竞赛了。大奖什么的,《江湖》好像也没有很大的竞争力啊,而且整个电影似乎也不是有新意,电影奖估计也悬,那就只有影帝影后剧本导演了,影帝就算了,导演也算了,科长也没有啥新东西放进来,剧本,emm……这一说,也就是影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场记者都是很有观影功底的,这么多届下来,再加上十几天来都处于电影节氛围里头,看那些场刊,那些欧洲媒体是怎么评价影片了,坊间的很多传闻,也都没有落下,所以说起来,还是相当有条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独眼浪的记者还是觉得不太可能:“影后的话,我还真是认为《小家伙》,那个哈萨克电影的女主角,估计有可能一点,很现实,很有力度,我觉得今年这个氛围里,影后的意义格外不一样,你想想看单身妈妈,遇到那么多艰难,难道不是很切题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至于这么ZZ正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的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奖,你们觉得《拉扎罗》?那个男演员选的真好,他好像跟季铭关系不错是不是?之前也被你们采到了,”有人问六公主的记者:“说了不少好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他们一起看了《盛夏》,然后季铭不也去看了《拉扎罗》么?”六公主的记者想了想:“要是真拿奖了,到时候记得去访一下季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记者笑了一下:“能访的到么?人家希望落空,还要被你访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觉得季铭反而不会有什么落差,他也不会觉得自己有很大可能拿奖吧?不过说句实话,在我看来,我觉得季铭的表演,给影帝也不是什么不应该的事儿,就是理智上觉得可能性不太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儿是不太大呀,那是真没有啊。这几天,有特别喜欢他表演的,就《电影手册》那个编辑,文之后,后来受访的时候还特地又提及季铭的表演,很认同。但是从坊间传闻来说,还真没有几个人觉得他要拿奖,《犬舍惊魂》的那位是头一号,我觉得不会大热倒灶,挺明朗的,《冷战》那位拿过了,二度影帝可能性太低了,71届只有两个好像。再要么,如果《燃烧》大热倒灶,逃不过高评分没奖拿的魔咒,说不准会给棒国拿回一个影帝,刘亚任也是很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进去吧,结果马上就出来了,戛纳的颁奖礼是出了名的度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连头带尾巴大概就一个小时,完了就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份进去的全都往里走了,没份进去的,就在外面看官方电视台直播,这也是功课啊——尤其开幕红毯,季铭被特殊关注之后,中国记者们现在都留一个心眼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大多数时候,出场的都是不认识的——但评委张镇肯定要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卢米埃厅内,高朋满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国电影人都挤一块,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殊安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季铭左边是文晏,右边是一位法国电影人,对方主动打的招呼,说的法语,他就知道了。季铭那点可怜的法语,说几句也就干巴了,剩下只好拿英文说,对方的英文又不是特别溜,所以直到颁奖典礼正式开始,两个人也只谈了几句中国电影和法国电影的浅显对话——对方说他看过中法合拍的《狼图腾》,季铭说那是一本很有影响力的中国改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戛纳的颁奖礼非常的不友好,为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全法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持人季铭不认识,一上来,哗啦哗啦说了一通法语,听得懂的人估计也不多,偶尔有笑声和掌声,都是一拨人领着,其他人配合着——明显都是没听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颁短片奖和金摄像机(最佳处女作)奖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是评委会主席凯特·布兰切特上台,接着一个一个的评委被介绍,从后台上场,坐在颁奖礼台的一侧——等一会会有一个颁奖人,一个评委,同时宣布奖项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是戛纳一贯的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开始颁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季铭。”场外的记者突然叫了一声,马上有摄影记者开始按快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官方直播频道里,也不知道跟开幕式红毯是不是同一个摄影师掌镜,开始还没有多久呢,在主持人啪嗒啪嗒的时候,镜头给到台下的电影人,然后似乎跟现了季铭一样,给了他一个三秒的特写。

        季铭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的文晏似乎有点看到镜头调过来的意思,看了看镜头,又看了看季铭,但是等她想要跟季铭说些什么的时候,镜头已经走开了,转向《黑色党徒》的导演斯派克·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摄影师绝对喜欢季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捞到这个镜头,至少得有几篇新闻了,”有个记者开始在手机上打字,一看就知道是独眼浪的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一会会儿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微博电影在凌晨一点出头,带tag了一条短微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#戛纳电影节,颁奖典礼正式开始,官方直播中再度出现了季铭的特写。看来法国电视台的摄影师,非常喜欢季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绝对有py交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侧颜好帅啊,要我是摄影师,我也得拍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季铭现在在法国、意大利,热度还是很能打的。人家关注戛纳电影节的,有好一部分都愿意看见他。说什么最迷人的男人,什么青春活力和经典迷人在他身上完美融为一体,评价很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小姐姐是在欧洲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对上学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层主层主,季铭真的因为红毯火了?是不是这么夸张?难道不是他团队的营销么?老外真的会喜欢他那一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先呢,老外也是正常人,对帅哥美女的审美是一致的,没什么奇怪的,别妄自菲薄,更不要有反向种族歧视和种族自卑。然后,季铭说火有点过,但确实在关注戛纳的群体里,有相当一部分人讨论他,或者直接说是赞美他,法国人夸奖别人很直白的,说的话都很甜。另外,我有同学在意大利念书,那边比法国还要迷一点,都有人从国内网上搜罗物料到意大利语推特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那楼主别的明星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讨论的很少吧,很少能看见,这一次季铭的,算是历史性的了。我只说我知道的这些时间啊,以前,张嫚玉、巩立她们的时代,我就不清楚了,不过那会儿也没有互联网,大概也有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粉丝心满意足了,很多不会看外网的小粉丝,只能通过询问在外的国人,以及搬运博主,大手粉头,获取让他们自豪一下的讯息——能在文化弱势下,被老外关注,算是一个稀少的事情,物以稀为贵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所有的中国人,包括国内的,在戛纳的,都没想到——整个颁奖典礼,第一个出现的电影名字,会来自中国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延边少年》!

        短片特别提及!

        导演魏书均非常年轻,离季铭有五六个人的样子,站起来,很紧张,但还是强自控制,鞠躬致谢——因为短片特别提及是没有奖座的,所以也不用上台领奖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获得短片金棕榈的,是一部澳大利亚短片,很难说跟评委会主席凯特·布兰切特的澳洲籍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金摄像机被颁给《女孩》,这部片子在本届戛纳电影节,拿了很多奖,受到很大好评,可以说不虚此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上其实都不算是戛纳主竞赛的奖项,跟“一种关注”差不多,只是跟主竞赛放一块举办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评委会成员全都上台,真正的颁奖才算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的心也都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奖项是什么?最佳女演员!!影后!!

        戛纳电影节的艹性非常特别,可能是为了表明每一个奖项都同等重要,所以它跟很多其他的颁奖礼不一样,他只遵循一个大致的顺序,就是金棕榈放最后,评委会大奖放第二,其他的就随便搞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第一个颁的是最佳剧本,今年第一个出来的,居然是影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滔应该非常紧张了,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季铭拿余光看了一眼在同一排的《江湖儿女》剧组,赵滔在微笑,跟科长握着手,不太看得出来有多紧张,但是呼吸应该很细很细,季铭都看不见身体起伏了——憋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折磨并不太长,颁奖人说了几句女演员的话题,就开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热拿奖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小家伙》的主演,来自哈萨克斯坦的萨马尔——她并未有特别激动的表现,只是有点呼吸困难的意思,一直在深呼吸。甚至当掌声二度响起,她都没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感谢词的时候,季铭和文晏对视了一眼,相信跟很多现场的中国电影人一样,他们都在想一个事情:赵滔还是没能拿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算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拿了,萨马尔落选,那才叫小小爆冷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奖是剧本,开了个双黄蛋,包括《三幅面孔》和《幸福的拉扎罗》——啊,当《拉扎罗》的电影名被报出来的时候,季铭都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意味着拿金棕榈大奖的可能性无限降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德里没有上台,但是看得出来女导演有些低沉,虽然强自高兴,但还是有一些尴尬和僵硬——剧本,只能算是聊作安慰吧。比没拿奖的好一点,但也好不了太多,就是个门槛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季铭本来觉得它有可能拿到一个评委会大奖的,如果不是金棕榈的话。它的调性是很符合欧洲电影节的,或许今年的评委会里头,没有太多欧洲基因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是导演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冷战》的导演拿下这份殊荣——而不是《燃烧》,也不是《黑色党徒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《燃烧》可能要拿金棕榈了。”文晏小声儿跟季铭嘀咕:“如果不给金棕榈,最可能应该就是导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高评分拿金棕榈,好像不太多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东西没法讲概率的,每年一个评委会,全都是喜好各异的评委,哪里能找到规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棒国的第一座金棕榈?

        啧。

        导演之后,是影帝,季铭现自己非常的平静——是真的平静,那种事到临头,把那点小小期待给彻底打灭的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影帝来自《犬舍惊魂》,绝对大热门,所有人都是意料之中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奖之后,3凯特·布兰切特突然上台了,说英文,然后有法语翻译,好歹能听懂了——戛纳对于创新的电影,对于电影展有重大意义的尝试和坚持,都不吝于表彰和肯定,我们认为这是属于戛纳的天职,电影在不断的展,那么就需要不断有真正的勇士去开拓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让·吕克·戈达尔和他的《影像之书》就是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作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评委会一致决定,授予这部电影特别金棕榈奖!!

        啊哈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来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戛纳可能是为了调和评委矛盾,以及有时候分猪肉分得兴起,常常会现猪肉不够分,于是就喜欢玩这一套,要么是开双黄蛋,此前导演、影后、影帝、评委会大奖等等等,都有双黄蛋的前例。尤其是墨镜王当主席那一年,影帝影后一口气走出来11位,6位影后,5位影帝——分别来自同一部影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么就是特设奖,比如去年设了一个特别奖——被颁给了澳洲人、奥斯卡影后妮可·基德曼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到现在,出现了剧本的双黄蛋,还出现了特设奖——也是一个猪肉评委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戈达尔这种大师级的电影人获奖,也没啥话可多说的,拿就拿吧,多拿一个不会更伟大,少拿一个也不会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还是掌声,掌声,送给这位82岁依然创新不断的法国电影大师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只剩下最后的三个电影奖——评审团奖,评委会大奖和最佳影片金棕榈。

        蕾雅·赛杜和一名法国电影人上台办法评审团奖,其实这会儿紧张的人估计是最多的。大部分都不会真正去肖想评委会大奖,或者更夸张的金棕榈,19部入围影片,估计得有1o部最大的希望就是这个评审团奖——因为它很没有标准,完全是创造出来让评委们自己定的,没那么重磅,也可以多一个奖,还可以让评委能够舒心一点,何乐而不为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国颁奖人又是一番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季铭觉得戛纳的颁奖典礼,真的不太友好,他打算跟边上的法国人吐槽一句,头刚刚转过去,就听到了一个不是那么熟悉,但是绝对不陌生的英文名字——《遇见神灵降落之地》!

        疏忽转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同样转过来的文晏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以文导的长相,也可以美到这个程度!!

        拿奖了!!

        天哪!!

        华语电影继2o15年候孝賢拿下最佳导演之后,再有奖项入袋,尽管只是评审团奖,也足以为让场内场外的华语电影人激动了,在文晏导演上台的时候,几乎所有坐得近的华语电影都起立恭喜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晏导演以英文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允许我在最开始的时候,向大家提出一个请求,你们能否用掌声将我的男主角,也是这部电影的灵魂,季铭请上台来,因为我刚才希望他能一起上台,但他更希望把这个时刻留给我——那现在我已经享受过了,请你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铭无声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满场的掌声里,尤其当他站起来后,掌声更是热烈很多——显然,有人认出来这位让人沉迷的中国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站上戛纳的领奖台,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,看着台下肤色各异,特征各异的电影人,你会觉得,啊,这确实是脱于所有藩篱的电影世界,只有电影永存,也只有电影重要,此地,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拍摄以及剪辑这部电影的过程,对我来说一个无比艰难的体验。我需要不断地去破坏完整性,从而展现出它的独特之美。大量的素材被我放弃,大量的既有观念被不断打破。但是万幸,它最终还是诞生了。我要感谢很多人……尤为要提及的是我身边的男主演,季铭,他非常优秀,非常天才,这部电影如果没有我,或许还会诞生,但是如果没有他,可能就不复存在,得到这个奖,我不会感谢他,哈哈”文晏顿了顿:“因为它本就同样属于季铭,这是他自己的奖!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季铭被示意说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think    you,麦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用中文、英文和法语给文晏的言加一轮谢谢,然后就退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抱着水晶棕榈叶奖座一起被全世界媒体拍照的时候,还是涌出来,啊,居然真的拿奖了,那种二度喜悦。拍完下台回座,等他坐下来的时候,现,哎,怎么又是凯特·布兰切特上去了,今天露面频率也太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评委们讨论这一次入围演员的表现时,有一些得到了一致的评价,比如我们的最佳男演员马塞洛。但还有一些也颇受评委好评,其中有一位,”凯特顿了顿,笑了一下:“其中有一位得到了至少两位评委的极力推荐,同时也有若干位评委认为他的表演极具意义,尤其对于我们认知他所处于的文化和思想背景,具有里程碑的价值。同样,他展现出来的表演实力,和表演思想,也让我们为之动容,因此,经过评委会慎重的,但也是一致的商议,我们决定颁出——是的,哈哈,今天的第二个特设奖——评委会特别表演奖。

        授予,《遇仙降》,季铭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世界仿佛陷入了最深沉的寂静,只有来自生命之始的心跳声,噗通,噗通……等这生命睁开了眼,啊,原来这世界是如此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丹尼尔秦说

        我跟你们说,我就是起点断章培训班垫底的,心太软,人太好,做不了这种让人不开心的事儿……晚安

  http://52dopod.com/reader/47988/2779400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52dopod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