潇潇书院 >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> 第138章 你懂个屁

第138章 你懂个屁

        北京城,紫禁城皇极门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天刚蒙蒙亮,每日的御门听政又开始了,群臣们开始陆陆续续的上奏着事情,一时间咳嗽之声不断,就像后世的扣扣上线提示音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崇祯御座的下首,朱慈烺坐在小板凳上听得都有些打哈欠了,朝臣中尽扯些没用的话题,最后讨论来讨论去,也不知道执行力有多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帝老爹太勤快了,几乎每天都坚持早朝,还听得一本正经的,时而眉头紧皱思考着问题,时而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,说的跟真的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崇祯皇帝常年在宫中,对天下事情的了解仅限于群臣的奏章之上,地方官上奏的还有点真实性,至于京官,说误导都是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真想拉着崇祯到宫外看看,去北直隶受灾区溜一圈,估计回来后他就知道自己每天要忙些什么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奏事环节快结束的时候,前排的左都御史唐世济突然出班说道:“殿下,臣想问您一件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有些好奇,不知道这狗屁御史又想干什么,只是淡淡道:“你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正色道:“臣听闻殿下被困新城时,建奴曾在城下驱赶百姓,而殿下却下令守军对百姓开炮,不知可有此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眉头一皱,说道:“不错,命令是本宫下的,唐御史是何意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有些精神不佳的朝中众臣们皆是站直身体,诧异地看着唐世济,又看向朱慈烺,嘴炮唐这是要对皇太子发难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肃穆道:“殿下是储君,却对我大明百姓下杀手,这是仁君所能做出的事情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早就知道会有人利用此事大做文章,来打击自己的威望,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从小板凳上站起,慢慢走下,锐利的双目盯着他,唐世济心中虽然有些不自然,却勇敢地迎着朱慈烺的目光,毫不退缩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在质疑本宫的做法?”朱慈烺哼了一声,接着又淡淡道:“依唐御史之见,那些百姓杀不得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傲然道:“那些百姓虽然受到鞑子的裹挟,但罪不致死吧?殿下下令让守军冲他们开炮,不觉得太过残忍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有些轻蔑地看着唐世济,面无表情道:“那依你之见,本宫就该任由这些百姓拿着铁铲将护城河填平,然后爬上云梯车,为鞑子开道登上城墙,将新城攻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唐世济,语气忽然变得毫不客气:“三万鞑子大军攻打新城,还要让百姓当先锋攻城,我大明守军却不能反击?任由他们攻城?你莫不是读书读傻了,脑子出问题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被他怼得脸色青红交接,不断变化,很是激动,刚想开口反驳,却又被朱慈烺打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厉声道:“被鞑子裹挟的百姓是我大明的百姓,难道新城内的十几万人就不是我大明的百姓?牺牲小众,拯救大众,这才是真正的拯救!真正的仁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臣惊讶,没想到皇太子小小年纪却伶牙俐齿,连一向嘴皮子利索的左都御史唐世济都被怼的一时间哑口无言了,真是出乎众人的意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崇祯皇帝也是很意外,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,暗暗替自己儿子打气加油,他早就受够了这个嘴炮唐了,整天满嘴的仁义道德,老子这么大人了,需要你教做人?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脸色涨红,心跳加速,呼吸变得急促,高血压差点上来了,很是激动:“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殿下轻言杀戮,还强词夺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觉得有趣,道:“本宫如何强词夺理了?本宫所杀的奸商、贪官、鞑子,哪一个不是破坏我大明的奸邪之徒?杀他们也算是杀戮?也算是罪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渐渐有些上头了,他昂着头颅道:“百姓可并非奸邪,殿下却杀了他们,不仅是新城外的百姓,听说殿下之前还在良乡杀过三千多个百姓,臣所言不虚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点点头,道:“你所言不虚,都是本宫杀的,本宫在良乡杀的那些人,都是趁乱发国难财的小人,鞑子刚走就抢夺仓库和百姓钱财,趁乱打砸抢烧,无恶不作,祸害大明百姓,这样的人不该杀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看向冯英,道:“刑部尚书,你来说说,按照《大明律》,这些罪该处何刑罚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刑部尚书冯英出班奏道:“回禀殿下,按《大明律》,凡盗仓库钱粮等物,无论几人,总数四十贯以上,不论首从,并脏论罪,皆斩!若窃盗临时有拘捕、及杀人者,皆斩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额头隐隐有些冒汗,他感觉这皇太子有点不好对付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出奇的没人插嘴,都在静静的看着皇太子和本朝御史第一人嘴炮唐的撕逼大战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又道:“至于唐御史你说的在新城外受到裹挟的百姓,在战场之上,死伤谁不恐惧?然而这些百姓却心甘情愿拿着铲子往护城河填土,你可知道每次鞑子破城是如何对待城里的百姓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指着唐世济喝道:“你自己可以去看看!顺义、怀柔、宝坻各城,去问问城中的百姓,鞑子破城后是如何对待他们的!轻则抢光城里所有财物,奸淫掳掠百姓,重则屠城泄愤!你知道那是什么场景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一时被说懵了,自己饱读诗书为何还说不过一个孩子?虽然皇太子说的很有理,但他还是不服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嗫嚅道:“即便如此,殿下也不能下令开炮伤了百姓,他们都是大明的子民.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皱眉道:“如果那些百姓帮助鞑子破城,该当如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道:“不是没破城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强忍着怒气,轻呼了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:“那依你之见,鞑子驱民作战,你有何良策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又道:“臣又不在新城,如何知道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闭起了双眼,半晌后才缓缓睁开,道:“唐世济,你可懂兵法?可知道仗该怎么打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很郁闷,也很直接:“臣是文官,并不懂兵法,更不懂如何打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再也忍不住了,他快步上前几步,指着唐世济的鼻子道:“你他娘的什么都不懂,那你还说个屁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朱慈烺转身扬长而去,重新走到崇祯皇帝御座旁的小板凳上坐了下来,不再看他一眼,这沙雕真是读书读傻了,满脑子的圣贤思想,跟他聊天纯属瞎掰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崇祯皇帝则是看着身边的朱慈烺,给了他一个会心的笑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直接被怼的懵逼了,呆呆的站在原地,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乱,半晌后才猛的一个激灵道:“有辱斯文,真是有辱斯文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则是鸟都不鸟他,惹得不少官员们纷纷议论,学识渊博的文官们皱着眉头,暗道皇太子粗俗,一些太子党和武将们则是暗暗发笑。



  http://52dopod.com/reader/60608/2839687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52dopod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