潇潇书院 > 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> 第142章 提刀砍御史

第142章 提刀砍御史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闻言也暗暗点头,觉得南迁是正确的选择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目前朝廷对于江南地区的掌控力越来越弱,年年税收也越来越少,若是南迁,朝廷可以有力的掌控江南,崇祯也有机会重新洗牌各方势力,破而后立,重塑大明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不明白为什么对众臣不利的事情,会有这么多大臣支持呢?难道这些都是大明隐藏的忠臣?



        “南迁等同于放弃九边,放弃北方国土!此等贼子乱政,臣请陛下杀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故弃边,你让九边数十年来阵亡的将士英魂如何安心?此举与奴贼细作有何区别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请陛下诛杀南迁提议之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群臣纷纷附和,皆尽反对南迁,他们指着那名都察院的御史怒声道,眼中皆尽射出灼灼的光芒,恨不得吞了他,吓得该御史脸色煞白,不由自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的利益一但被人损害,就会变得疯狂,饶是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之书的文人也是如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体仁一直在观察御座之上的崇祯脸色,他见时期差不多了,于是出班奏道:“臣提议皇太子去南京监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温体仁的声音并不大,但宛若惊雷,在皇极殿之前回荡,百官皆是一惊,瞪大了眼睛看着温体仁,他们不明白这位首辅大人今天发什么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体仁能有这么好心?朱慈烺越来越感觉事情不这么简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一片低声议论声中,左都御史唐世济忽然出列道:“南京有皇宫,有各部官署,让皇太子去南京监国,是想让皇太子效仿唐肃宗在灵武称帝的故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朝安史之乱中,唐玄宗带人一路往四川跑,太子李亨建议领军反攻叛军遭到拒绝,在马嵬驿兵变勒死杨贵妃后的第二天,唐玄宗与太子李亨便分道扬镳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太子李亨在灵武即位称帝,遥尊在四川避难的唐玄宗为太上皇,唐玄宗被架空了权力,孤独终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把朱慈烺比作当年自立为帝的唐肃宗,将崇祯比作是唐玄宗,明显是诛心之言,历史上这原本是光时亨的台词,没想到光时亨被他干掉之后,还有人发表这番言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整个皇极殿内瞬间安静下来,百官纷纷偷看宝座上脸色阴睛不定的崇祯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怒目如电,盯着唐世济咬牙切齿道:“唐世济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早已豁了出去,他完全不在乎朱慈烺的怒火,始终盯着崇祯的神色,他知道,只要这些话能给皇帝带来触动,自己就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诬陷皇太子?这都是小事,大明的御史本来什么话都可以说,哪怕是皇帝娶老婆都可以横插一杠,说一些防范于未然的话更是小场面,最多被训斥降职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麟出班奏道:“皇太子领军赶走了建奴,未要一份封赏,竟然还有朝臣诬陷殿下不轨,真是天大的讽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却道:“此次大捷全赖陛下洪福,归功于内阁诸公运筹帷幄,前线将士只是尽了自己本分,皇太子更是仅仅起了监督而已,还想贪天之功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都察院的御史们和阉党成员们纷纷附和,直言皇太子这是贪天之功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耻之徒!”礼部尚书姜逢元怒哼一声,表达出自己强烈的不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党官员们也纷纷附和,指骂唐世济等阉党卑鄙、无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老脸涨红,大喊了一句:“皇太子手中有两万精兵,皆在京师,若是夺权,将无人可制衡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心中一颤,崇祯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,袖中的右手紧紧握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污蔑,他怒喝道:“庸臣陷我!孤当斩你!”说着抽出身边一个锦衣卫的绣春刀,斩向唐世济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唐世济面色僵硬,头皮发麻,顾不得身份拔腿就跑,躲在殿中龙柱之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一刀没砍中他,只觉得绣春刀挺沉的,于是刀口着地拖着绣春刀追了上去,皇极殿金砖上被拉出了一条长长白色刀痕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太子当众持刀追杀御史,群臣骇然,纷纷躲避着杀气腾腾的朱慈烺,整个皇极殿乱成了一团,护驾的锦衣卫们迅速站满了丹陛,防止皇帝受伤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绕着柱子躲避着朱慈烺的砍杀,很是狼狈,见朱慈烺仍然追砍他,二话不说跑出了皇极殿,朱慈烺则是提刀一路追了出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崇祯的手颤抖一下,脸色极为难看,他再也忍不住,猛然大喝一声:“将他们抓到文华殿!”说完拂袖而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臣皆是不语,姜逢元、杨廷麟等人长长的叹了口气,还好皇帝没让人将皇太子绑回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就是年轻气盛。”温体仁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可察觉的微笑,一些阉党重臣也是相视一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慈烺提刀一路追杀唐世济到金水桥边,最终被锦衣卫拦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唐世济魂都吓飞了,整个人瘫在金水桥上,脸色苍白,牙齿上下直打颤,满眼恐惧的看着眼中冒火的朱慈烺,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,又险些掉下金水桥,很是狼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跪在文华殿前,等待着崇祯皇帝的惩罚,不过二人被安排的距离足有三十米,应该是锦衣卫担心皇太子再提刀去砍唐世济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事后,唐世济被连降数级,贬为左佥都御史,朱慈烺则是取消一切兵权,被禁足在钟粹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钟粹宫,朱慈烺余怒未消,发誓定要杀了这狗日的唐世济!
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当日,崇祯皇帝下诏,将唐王朱聿键废为庶人,发往中都凤阳禁锢于高墙之内,改封其弟朱聿鏼为唐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唐王就是清兵入关犯京之时起兵勤王的那位,宗亲篡夺皇位,大多是以勤王、清君侧等名义来进行的,崇祯的祖上明成祖朱棣就是过来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靖难以后,明成祖下令龙子龙孙不奉诏命不准擅离封地,更不准轻易进京,完全将他们好吃好喝的供在封地当猪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朱慈烺知道唐王的事情后,心里一咯噔,感觉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崇祯皇帝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崇祯在坤宁宫就寝,周皇后埋怨道:“唐世济作为左都御史,熟读圣贤之书,人品却如此低下,欺我皇儿年幼,竟害得皇儿小小年纪狂性大发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你是如何知道外朝之事的?”崇祯指着周皇后怒道,他一向痛恨后宫干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皇后被他吓了一跳,颤声道:“是皇嫂今日告诉我的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崇祯听是懿安皇后,便不再言语,他想起了皇兄天启皇帝临终前的嘱托:“中宫配朕七年,常正言匡谏,获益颇多,今后年少寡居,良可怜悯,善事中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天启皇帝的嘱托,崇祯从未敢忘,加上张皇后助他登基,崇祯对其非常敬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叹息了一声后,崇祯便不再说话,离开了坤宁宫。



  http://52dopod.com/reader/60608/28396878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52dopod.com。潇潇书院手机版阅读网址:m.xx235.com